网站首页 设为首页 收藏
注册 登录
纪念悼文

每逢元月倍思我们的母亲

发布者:like  阅读(18228)  │  评论(1)

每逢元月倍思我们的母亲

妈妈一生是快乐的。有几段时间尤其是这样。

-----当我们小的时候,一家人围在小桌子边吃饭。

-----当我们成家立业,结婚生子。

-----1949年进上海,接婆婆、舅舅来一起过。

-----198211月我和妈妈去空军总医院接安玲母女回家,妈妈抱着刚出生的猫咪,路上我问,看看小孩还有气吗?妈妈说当然有,那可是我亲孙女。

-----19841月妈妈从医院看邓伟生门缝回来,我问男孩还是女孩?妈妈喜形于色,说是个带把的。

 

19768月,我由国家派遣去加拿大留学,妈妈带我去王府井出国人员服务部采购行装。加拿大是寒带,出国制装费多点,一共760***,这在当时是个不小的数字。记得买了不少东西,大的有:两套西装、一件黑呢大衣、一个行李箱、一块国产手表、两双皮鞋、便装、秋衣、衬衣、领带、手绢等也都置办齐了。用妈妈的话说算是发了一笔小财。我想妈妈是十分的高兴。

 

妈妈对我们的婚姻是满意的,妈妈说她的两个女婿都是厚道人,三个媳妇也都靠得住,五个孙儿都不错。她特喜欢小宇和猫咪,原因很简单从小带的多,猫咪这个名字就是奶奶起的。

 

妈妈身体一向很好,有过几次小灾小难,一抗就过去了。好象是1969年夏,我曾陪她去北京医院做过一次**纤维瘤的小手术,很简单,好象打点麻药,几分钟的事。当时正是文革乱的时候,医院也不正规,手术完了,大夫就叫我拿着取出来的小瘤子送化验科完事。一次比较大的手术是子宫肌瘤摘除,时间应在1973-74年。那时我在部队,后来知道妈妈病得不轻,大出血不止,血色素降到56克,人几乎不行了,后来放弃中药,改西医手术,一刀病除。当时提倡针麻,不用麻药,手术中妈妈清醒讲疼,只好改用麻药,术后医生还说她不配合,妈妈说我确实是痛的厉害。除此之外,妈妈极少生病,更不要说住院了。20059月妈妈病重还回忆,1946年生大哥时,没几天就和爸爸一起去河边散步。妈妈说那时身体真好,年轻啥也不懂,夜里还是挺冷的。妈妈讲战争环境没办法带孩子,隔三个月去寄养的老乡家看看,送点钱。那孩子长得真好,特调皮,都能自己爬到窗子边玩了。可惜那时节条件太差,得病就完。她的头养儿子不到一岁就夭折了,这是妈妈心里永远的痛,很少提起,等我们都长大成人后才知道有这回事。

 

记得妈妈讲过几件事:1955年,小白熊刚出生时,讲好给八姨,据说八姨都准备好了小床,后来婆婆反对,说李家的孩子怎麽给朱家当儿子,结果作罢。

1970年,小禾算中学毕业要下乡,托华阿姨的关系想当兵,华阿姨告有去**的名额问去不去,小禾说愿意去,当时妈妈在安徽干校,我写信问去否,妈妈回信说,不是部队就不去。结果等到了留在北京进工厂的机会。

 

我在加拿大读书时,妈妈开始给我找对象,第一个是外交部当时政治部主任杨淇良的夫人白淑珍介绍的叫柯小明,是当时驻菲律宾大使柯华的三女儿,妈妈极满意。我回国后,妈妈就叫我去柯家,柯家眼光高,对人冷淡,我去了几次,感觉不好,就不那麽积极,妈妈就讲,你要是明白就主动点。我后来又去了几次,人家愈发冷淡,无果而终。之后妈妈又给介绍了好几个,有一个好象还是妈妈自己去见的,不满意,就算了。再后来就是安玲,人家也是大家闺秀,不挑剔。妈妈也高兴不过,后来姨姨们讲,你妈和安玲爸年青时没搞成的事,隔代做成了。记得关系基本明确后,双方父母见面,爸爸、妈妈到安家,安玲爸爸一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几十年前的事记不得了。

 

妈妈说在车道沟住了7年,在柳林馆也是7年,日子过得轻松。其实妈妈心里还是惦记地安门。20018月妈妈从加拿大回来后,知道猫咪要去留学了,要用钱,为了给猫咪积攒学费,执意要把房子租出去,搬回和平里住。钱是小事,一家子人当然还是在一起的好。

 

妈妈最不愿意拖累子女,92年淑明姨去世后,妈妈说过几次,小润妈是好人,知道得的是不治之症,不想拖累孩子。05年妈妈住院一个多月后要出院,当时有几种选择,我们问是否到小禾家住一阵,有电梯方便,妈妈不肯。我们又讲再请一个长期护工照顾她的起居,妈妈也不同意,说不能打乱和平里的正常生活,她自己可以。

 

听妈妈说有一回在和平里做缝纫活时,不甚将手指刺穿,妈妈负痛自己把机针扯断,取去断线,毫不声张,当时芳芳在家,并不知情。妈妈讲自己解决了,省得咋呼起来。十指连心,意志不强的人很难如此。

                                                哥哥 201012


还可以输入200字
杭州艾灵芳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中国清明网版权所有  浙ICP备14028759号 主管单位:中国殡葬协会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05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