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设为首页 收藏
注册 登录
纪念悼文

八年抗战 终究了结

发布者:马士林  阅读(2937)  │  评论(5)
  八年抗战,终究了结,摆脱恶魔,重新人生。这一天,不仅是我,也是彦儿你期盼早点到来的。事情是722日了结的,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所以一直没有提这件事。我一生几十年的艰苦奋斗,得益者只有那一个人,为她创造了一切,从一个农民转变为与国家公务员一样享受最高社会福利待遇的人。而我的一切被她全毁了,名誉、财产、家庭、身体,片甲不留、荡然无存。由于基层法院的腐败,滥用国家权力,以欺骗和做小动作的手法办案,处理结果我身无分文、一无所有,非但包括两套房子在内的所有财产都归她,甚至连完完全全属于我的个人物品也没拿到一丁点,比如我在部队的5次立功奖章、照片,等等等等,都拿不到;还有你的所有物品(包括银行卡和手机等)早就被她藏匿起来。可能世界上没有比这个人再恶毒的了。
 
 
 
  鉴于她与马金凤狼狈为*,干了许多违法害人的事,我向有关部门反映了情况,以下是其中两封信:
 
  一是201078日给嘉兴中院等部门的信:
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领导:你们好!
  我是海宁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马士林,今天写信反映海宁市法院马金凤干扰主办法官正常工作的问题。今年420日我向海宁法院起诉与许明芬离婚,马金凤(许明芬的弟媳)经常找负责案件的法官,干扰其工作;并指使许明芬多次到法院撒谎、撒赖、撒泼、撒野。
  我1972年参军,19765月由大人作主与许明芬订婚,1979年结婚,1983年家属随军,1988年转业。1976年底开始许与一男子通*,1982年与其怀孕,这些我以前是不清楚的。2004发现了他们之间的事情,许承认这些事实,但认为现在大多女人外面有男人,她们技校人人都有,张某某两个,王某某三个。我多次让她承认错误,给她台阶下,她非但没有反省自已的行为,反而继续保持频繁联系。在这种情况下,我决定离婚,于2005年开始分居。
  20085月向法院提出离婚,虽然那一次马金凤也干扰了法官工作,但对于第一次法院没有判决离婚我能够接受。200811月女儿生病,离婚的事就搁了下来。2010420日我再次向法院起诉离婚,马金凤就开始阻挠案件的正常进展,教唆许去法院撒谎撒泼,致使拖至201075日才开庭。庭审中,对分居三年多、相互仇恨、感情彻底破裂没有和好可能的事实双方都没有异议。庭审后法官传话给我征求对财产分割的意见,可马金凤找法官要求不要判离,并指使许去法院撒野,将法官思路打乱了。
  请求领导对马金凤进行教育,不要做干涉别人婚姻的违法行为。
 
             马士林 13600560560
                201078
 
 
 
  二是2011614日给海盐法院院长的信:
尊敬的潘宇民院长:您好!
  我是海宁市劳动局马士林,今天来信汇报一下我几年来多次起诉离婚的情况,以及我的一些看法和请求。
  我曾经有许许多多的骄傲和自豪,16岁当会计一片赞扬声;在部队因成绩显著5次立功、十多次嘉奖,全师标兵;转业后经常被评为优秀公务员。可这几年因婚姻问题弄得我焦头烂额。
  我1972年参军,1976年5月首次探亲时经人介绍并按当地习俗与许明芬订婚,此后因部队在前线执行任务没有探亲,1979年第二次探亲结婚,1983年家属随军,1988年转业。
  1976年底(订婚后半年左右)许明芬与一曹姓男子通*,并保持关系30多年,期间1982年与其怀孕流产,五十多岁了还在天天联系并经常见面。汽车上(曹开厂有面包车)、学校阅览室、我家里等都是他们寻欢作乐的场所。这些我以前是不清楚的,2004年发现了他们之间的事情,许承认这些事实,但认为现在大多女人外面有男人,她们单位人人都有,张某某两个,王某某三个。我多次让她承认错误,给她台阶下,同时也给我自己台阶下。她非但没有反省自已的行为,改正自己的错误,反而继续保持频繁联系。是可忍孰不可忍,有哪个男人能够承受这样的耻辱?!在这种情况下,我决定离婚,于2005年起分居。
  2008年5月向法院提出离婚请求,虽然那一次马金凤(许明芬之弟媳,海宁法院工作人员)严重干扰了主办法官工作,但对于第一次法院没有判决离婚我能够接受。2008年11月女儿生病,离婚的事就搁了下来。2010年4月20日我再次向法院起诉离婚后,马金凤经常找主办法官,阻挠案件的正常进展,致使拖至2010年7月5日才开庭,判决书在3个月期限的最后一天7月19日定稿(判决书落款日期写成7月16日)。庭审中,对分居多年、相互仇恨、感情彻底破裂没有和好可能的事实双方都没有异议。庭审结束当天主办法官通过我的律师传话给我征求对财产的分割意见,可当天马金凤找法官要求不要判离,并教唆许第二天去法院撒谎、撒赖、撒泼、撒野。主办法官从那时起改变了主意。
  马金凤一直在插手、左右案件的进展,三天两头找主办法官。许明芬的律师也是她找的,他们三人于2008年5月合谋让许把我家里的几把门钥匙换掉,不让我进家门。
  鉴于马金凤的所作所为,我向有关部门反映了马金凤的违法违纪行为。按照最高法院有关规定,马金凤应当作解聘处理,而法院要我拿出证据来才能作处理。马金凤干扰主办法官办案是事实,法院和马金凤本人都没有否认。法院没有处理马金凤,只是由院长和分管院长分别找马谈话,马表示以后不再管许的事了。由于不作处理,马就更加肆无忌惮了,她非常嚣张,在我的战友和熟人面前说我是告不倒她的,法院是帮我还是帮他。并说就是要这样拖死我,要把我从***拖到人硬化。还扬起手中的判决书说:“我们又取得了一次胜利”。
  由于马金凤的干扰,法院作出驳回我离婚请求的判决,维持我们这对无数次动刀动拳的名存实亡的仇恨夫妻。
  要求法院判决不离婚并不是许明芬的本意,而是许建良(许明芬之弟)和马金凤他们指使的。我和许明芬在20062007年间多次商量过离婚和财产分割事宜,许明芬将起草的《离婚协议书》拿去给许建良和马金凤看,许和马百般阻挠,不让协议离婚,说要拖死我。马说“让他起诉,法院那边有我,不会判离的。”女儿生病期间,许明芬多次说我有***,要尽快了结离婚一事,当时因为女儿病重而没有办。今年4月许明芬及其亲属向医生打听我的病以后会怎么发展,医生说久治不愈是很不好的。他们就更加坚定既定策略,给我营造恶劣的生活环境来拖死我,并利用马金凤的职务之便达到其目的。他们的目的有二:一是拖死我,他们知道我病重拖不了多久;二是报复我,因为许建良和马金凤他们一开口就是怎么升官、怎么捞便宜,我和我女儿经常要制止他们,所以怀恨在心。那么他们害了我也害了许明芬,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其实他们之间的亲情不浓的,多年前,马金凤和许建良在超市偷**饭煲的事,许明芬在外面当笑话说。现在看似马他们在帮许明芬,实为狼狈为*,各有所图。
  我不知道是职业道德问题还是业务水平问题,法院的判决正好落入他们的圈套。
  1.为什么这么清楚的案件法院还不判离?法庭上对家庭不和6年多,分居5年多、相互仇恨、感情彻底破裂没有和好可能的事实双方都没有异议。不是说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吗?法官不是根据法律规定和庭审情况来判决,也不考虑我目前极其艰苦的状况,而是根据事后他们的片面之词和无赖行为以及马金风他们的私欲来处事。公正何在?
  2.为什么案件一直在根据马金凤的要求在进行?马金凤做了这么多违法害人的事情法院还要庇护她?我是当事人,要见法官都很难,马金凤可以随时向法官发指令;而作为主办法官什么事情都跟马金凤商量,看她的脸色办事。从来没有和我商量过什么,只是把马金凤他们的要求让我接受。连判决书也是一派胡言。
  3.这个女人道德败坏,做尽坏事,理应得到谴责。我提供的多种证据材料足以证明她的不良行为,可法院为什么不认定?
  4.多年以来,这个女人随心所欲地捣乱、谩骂、殴打我,用最恶毒的方式折磨我、摧残我。①经常**、盯梢,在我住处和单位附近守候,监视我的行踪,限制我的自由,时不时的长时间不让我吃饭和休息,超过20小时以上就有好多次,时间最长的一次是2008年5月15日,也就是马金凤告诉她我向法院提供了有关许和曹关系的录音证据那一天,把我堵在办公室脱不了身,我24个多小时未进一滴水一粒米。2010812日晚上**我,背后还有几个人,我不敢回住处睡觉,整个晚上在办公室。②断电源、堵锁眼,*扰我的生活。多次切断我住处的电源,还用**、烟蒂、杂物等堵我住处的锁眼。③多次在我的住处又骂又吵,有时闹到后半夜,导致周围居民愤而报警,为了摆脱她的*扰,我不得不频繁地更换住处,已经更换了五次。④多次到办公室捣乱,摔打物品、毁坏资料。2008年7月15日上午把开水倒在显示器、键盘和文件上,严重影响了我的工作。近几个月来几乎天天来**,非但严重影响我工作,更是扰乱了单位的整个工作环境,影响极坏。5月10日从早上至第二天凌晨4点多,21个多小时我又没有进食任何食物,许自己包里放有干粮,是有备而来的。许来我单位**是授人指使的,每次都有不少电话进进出出,电话里让她怎么做。510日那天的21个小时内大约有8个左右此类的电话。⑤对我实施**,进行人身伤害,打、咬、抓、踢,无所不用,我经常是旧疤未好又添新伤,在我的一件衣服的胸口部位还留有她的脚印和我的血迹。2008年5月15日深夜,当她接到马金凤打来的电话后,举起办公室的靠背椅向我头部砸过来,我用手臂一挡,头是保住了,但手臂负了伤。她的恶毒之处还在于打专挑脸部,踢专挑阴部,当着**和许多围观者的面说就是要踢坏我。多次用菜刀向我砍过来,由于我躲避及时未砍到。⑥在律师和马金凤的指使下把几道门的锁换掉了,我连自己的家门也进不去,拿不了我的衣服和日常用品。⑦捏造事实,制造混乱,诬蔑我的人格,败坏我的名誉。给我的战友、同事、亲戚、邻里打电话伤害我,还漫骂我九十四岁高龄的老母亲和其他家人。
  因为我们之间的事情前前后后已经报警近20次。
  5.法院说不判的理由是因为女儿刚走。其实这是借口,实为在帮马金凤达到其目的。许跟女儿关系很不好,很多人都知道,随便举几个例子就很清楚看出:⑴女儿得这样重的病,她还天天跟女儿吵架,小吵天天有,大吵三六九,除了最后的十多天(女儿没有力气说话)外没有一天不吵的。你们说这样的行为是一位母亲所为吗?真是绝无仅有。⑵我们一直对女儿自己隐瞒病情,可她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多次跟女儿说:你不要这么坏,知道自己得的什么病吗,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有两次半夜了女儿敲我房门问得的是什么病。⑶在女儿病重期间无数次说在上海是给女儿当保姆,要回海宁不干了。我花了不少口舌才留下来。⑷当女儿病痛难忍的时候她自己在涂脂抹粉贴面膜。⑸女儿在2008年4月中旬的一天及5月2日两次对我说向法院起诉离婚。⑹2009年5月经我战友介绍去北京解放军总医院检查病情,女儿只要我带她去,因为讨厌她妈妈,不让她去北京,我做了好多工作才不吭声;临走那天又不让许去了,说“你去我不去”,我又做了工作才动身。⑺女儿公司为职工投保,要把受益人写我,我跟她说这样不好,要她把两人都写上,她不愿意。⑻由于许天天跟女儿吵,同病房的人对许说:女儿有病,让着她一点。还问我们:姑娘是她妈妈生的吗?⑼女儿生病许并不伤心,在上海和北京到处说这里风景怎么怎么好,在这里生活多幸福这类话。这种时候还在欣赏风景是母亲所为吗?2009年去北京为女儿检查时,战友都看出来了,两次问我晓彦妈妈怎么不伤心。⑽因为自己的病痛女儿没有掉过一滴眼泪,而和许吵架时多次哭得很伤心,女儿的心里痛啊,病成这样了妈妈还如此对待她。⑾女儿病重期间许非但没有拿出一分钱来用于给女儿治病和家用,就连用在她自己的买衣、买鞋、配药、坐车、修表、话费等等等等千方百计编造谎言来跟我和女儿要钱(比如有一次90元买了一双鞋,却向我和女儿要了400元)。⑿女儿多次自言自语或对人说: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鉴于许的所作所为,女儿实在忍不住跟许说“你连做人的资格都没有”。等等等等,举不胜举。由此可见,她们母女之间的关系怎么样。
  6.我有严重肝病,哪能经不起这样折腾。知道我病重,许及她的家人故意用种种方式来折磨我、残害我。还有恶毒的是,她把我以前的病历毁掉,使治疗增加许许多多的麻烦,她是在要我的命啊!在不间断治疗和加大用药剂量的情况下,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加重,使我长期受尽病痛的煎熬,我实在撑不住了!
  7.我现在过得非常艰苦,快60的人了无家可归,最基本的生活条件都不能保证,正常工作、养病、休息根本无从谈起。经过多年的痛苦挣扎,我的精神已临崩溃,吃不好睡不好,身心受到极大摧残,法院为什么100%地满足她的要求,为我想过一丁点吗?
  鉴于法院的不公正判决,本来我还要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包括***和最高法院,我连最高法院的地址也找好了。法院领导、茅纪检书记、姚庭长等多人多次来局里或在法院约见我,叫我不要再反映了,不要因为马金凤的事影响整个法院的工作。姚说事情他们都知道了,下次走走过程,财产也不会吃亏。茅说下次只要下次我一起诉他们就全程关注;我说许下次还是耍无赖怎么办?说那就不管她了,只要符合离婚条件就可以判了;我说这一次也符合条件你们怎么不判;说这一次起诉不是时候,女儿才走几个月;我说希望下一次你们依法办案,顺利点;说放心吧,我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只能说到这份上,你的目的不就是下次能够离婚吗,听我们的不会错;我说知道了。有了这些话,我也就没有继续再反映。后来(约2010年10月)我才知道,法院早就打算下一次我起诉后把案件转到别处了,当时只是搪塞一下,让我吃个空心汤圆,不要再反映法院以及马金凤的事了。
  今年2月10日我第三次向法院提出离婚请求,果然把案件转到了你们海盐法院。到了海盐后,马金凤又在为此忙于奔波。本来我想很快就会脱离苦海了,可起诉已经4个多月,至今还没有消息。
  第二次判决后,许的律师说许教不聪明,教她的话到了法庭都忘了。这一次教得聪明了,不仅在法庭上闹,还天天在我单位闹,以为耍无赖就能达到其目的。几年来,以前是经常,现在是天天在单位或路上守候,见到我就拳打脚踢。为了不受伤害,我不敢在正常时间和正常路线上下班,我白天上班常插门,晚上加班不开灯。我过的是非人生活,而且连这点不完整的人生都不能保证,现在我的生存已经成为问题。现今世界还有这么一个过着非人生活、连生存都不能保证的人,不知你们是否知道?
  以前**能够阻止她的一些行动,现在她是死*不怕开水烫,**的训斥也不当回事。**也感到无能为力,对我说你们现在还是夫妻我们也没有太多办法,你们离了就不一样了。由于许天天去我单位撒泼、撒野,严重干扰了单位的正常工作,单位已经不让我上班了,如今我连工作都没有了,这个世界如此不能让人信任,还留恋什么呢?我家人非常担心,跟我说:“你的生命不是你个人的,是我们全家的,你不要做傻事”。我说:“你们放心,我没有这么傻,我做事是讲成本、讲效益的”。不知他们听懂意思没有。
  大家知道,法院是否判决离婚的唯一依据就是看彼此还有没有感情,我们之间感情破裂已经8个年头,分居已经6年,把对方当仇人,根本没有和好的可能,只差灭掉对方的行动了,这样的婚姻还有必要存在吗?请求潘院长及海盐法院判决我们离婚,结束我多年来的非人生活,谢谢院长!
 
                                                                          马士林
                                                                       2011-06-14
还可以输入200字
  • 网上昵称2015-04-28

    这么好的女儿,简直是被这个恶毒的妇人气病离开这个世界的。。太太太可恨了。。万恶淫为首,真是的。这个女人真是连基本的人性都沦丧了,就是畜生啊。。
  • 匿名2015-04-17

    叔,可怜的父亲,别再跟天堂的女儿说这些了
  • 匿名2015-04-02

    如属实,和他们一命换三命,值了!
  • 任 伟2015-02-24

    还不如一刀把她了结了。这样的女人不配做人
杭州艾灵芳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中国清明网版权所有  浙ICP备14028759号 主管单位:中国殡葬协会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05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