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设为首页 收藏
注册 登录
小喇叭 最新公告
爸爸妈妈在天堂安息,儿孙后代永远感恩你们。
纪念悼文

齐彦荣:我的爸爸(二)

发布者:好人老齐  阅读(22)  │  评论(0)

我的爸爸(二)

齐彦荣

 

记得那年(6869年)还在文革时期,我们家住在北大悲村当街里,西墙隔壁就是大队部,二哥结婚后,爸爸住单位,找了老乡葛福来家半间杂物房给我和三哥作寝室。半间屋子进门就见炕,右手边有部破旧的织布机,炕的东头还堆着一堆山药干(红薯干),我和三哥白天上学,晚上就睡在这里。

有一天晚上,突然枪声大作,听到街里乱哄哄的脚步声和喊叫声,我和三哥都很害怕,蜷缩在被窝里,这时就听到急促的敲门声,一听是爸爸,三哥赶紧开门让爸爸进来,爸爸说快下炕不要再睡了,然后也不知拿什么东西铺在地上,爸爸和我们就都趴在地上了,听着外面零星的枪声,爸爸告诉我们,这样(趴着)会更安全。爸爸是担心我和三哥,三更半夜冒着危险从单位跑回来保护我们啊,当时我虽然小,但这件事使我刻骨铭心!                       

‘第一次学着做鞋’。因为从小失去母爱,在爸爸的亲切关爱和教导下我从小好学,养成了自强自立的好习惯,什么事都喜欢自己动手,头脑也不笨,一些事情他人指点一下看看就会做。有一次(忘记是哪一年),看到街坊邻居大婶大妈纳鞋底、做鞋,我就想学着做,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爸爸,没想到他竟然同意了,而且还教我打夹织,先用一点白面做成浆糊,再找一块案板,在上面抹一层浆糊,上边铺上一层旧布,连续三层,然后放到院子里晒干后再揭下来,这做鞋底用的材料就成了。我很意外的问爸爸,为什么这种女人干的活爸爸会发挥的淋漓尽致?爸爸这才告诉我,他小时候在保定当学徒工干的就是这个工作。那时候爸爸拼死拼活干一年学徒工才能挣到三块钱!爸爸又在集上给我买了搓麻绳的麻,还有沿边儿用的白布,所有材料备齐后我自己又从同学王银芬妈妈那里找来鞋样(银芬的脚和我一样大),开始学着纳鞋底,不懂得就去找同学妈妈问,经过努力,我的第一双自己亲手做的鞋底成功了,还得到了爸爸的表扬。有了鞋底下面就该做鞋了,我让爸爸给我买了7寸的黑条绒布(我的脚有7寸就够),开始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做鞋。因为鞋底做的很顺利,感觉做鞋也没什么难得,三下五除二就把条绒布用浆糊粘在夹织上,铺上鞋样就剪下来,然后一鼓作气鞋帮鞋底的就把这鞋做好了,心里好激动好兴奋啊,赶紧穿上试试看合不合脚?穿上后一看,我哇的一声就哭了,这真是‘乐极生悲’呀,原来是因没经验,在粘鞋面时没注意对准那条绒,鞋穿上看上去是歪的,而且是右脚歪左脚正,简直太难看了,没有办法穿出去呀。爸爸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开导我说,没关系,你年龄还小,第一次没做好就再做第二次,不行就第三次……就这样在爸爸的鼓励和帮助下,把新做的不合格的鞋帮割下来,又重新做了一双,这次非常成功,我非常激动也特别开心,因为我学会了人生第一次给自己做鞋,而且再一次得到了爸爸的表扬。到后来我不仅能给自己做布鞋,就连三哥的布鞋也是我给他做。                                                  记忆最深的一次让爸爸生气。我从小就是乖乖女,听话,不惹爸妈生气。在我们住在爸爸单位的时候,记得当时流行人造棉,爸爸买了一块天蓝色的人造棉布,自己动手裁剪,再用缝纫机给我做了一件上衣,因为人造棉布太软比较难做,难免有些不规整的地方。衣服做好后,爸爸让我穿上试试看合不合身?我试过后很不高兴就耍起了小脾气,嘟嘟囔囔不是嫌这不好就是嫌哪儿有褶子没弄平整,当时可把爸爸气坏了,一个大男人,即当爸又当妈,好不容易把衣服做成了,我非但没高兴,反而还耍小脾气,爸爸一气之下,夺过衣服就塞到了‘灶火’里,是三哥眼疾手快急忙把衣服抢了出来,否则,衣服就没了。有这次教训,爸爸以后再给我做衣服,我再也不敢褒贬、更不会让爸爸生气了。当时年龄小不懂事,事过之后我真的很后悔,后悔不该惹爸爸生气,应该理解爸爸,鼓励爸爸,爸爸他是多么的不容易呀……              第一次吃香瓜。小时候因为家里穷,吃糠咽菜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从不奢望能有瓜果吃。记得有一次爸爸要到县里报账,用家里的旧自行车带着我,到河口村时先把我放到姥姥家然后他再去县里报账。走到距离姥姥家还有3里多地的一个叫‘店子水’村,爸爸说累了,咱们休息会儿吧,正好路边地里种的香瓜,爸爸就问看瓜的多少钱一斤?瓜好不好吃?当时我只顾着馋瓜了,也忘了几分钱一斤。爸爸就买了一个香瓜,用手拍了拍噗噗的响,再用指甲在瓜的一头划了一道印,用两只手一挤瓜就开了,香味马上就冲到鼻子里,又香又甜还面呼,太好吃了,这是我第一次吃香瓜,事虽然不大,但我终生难忘……

再有一次是在冬天,天气非常冷,好像也是在姥姥家。在这里我说一下,妈妈去世后,爸爸就是我的大山,只要能跟在爸爸身边,我就有依靠,爸爸是我的保护伞,只要有爸爸在,我就感到有要安全感,爸爸是我最亲的人。每当爸爸月底到县里报账都带着我,半路把我放在东河口村姥姥家,等他报完账回来再带上我回家。在那个很冷的冬天,姥姥她们生产队杀羊,村民们都到队里领羊肉,羊肉是按人口分的。姥姥一个人只能分到一点点羊肉。等分完了羊肉,接下来就是让大家‘抬价’抢购羊杂碎,为了让我们能吃上一碗羊杂汤,爸爸出钱让姥姥抢购了一套羊杂碎,然后高兴的带着我到村西边的河里洗,早知道,那个季节的河水可是冰冷刺骨啊,爸爸的手被冷水扎的通红通红,可爸爸没有埋怨一声苦和累,看着我们几个吃着香喷喷的羊杂汤,爸爸脸上露出亲切和蔼的笑容……

        写于2020318


下一篇:大哥感言

还可以输入200字
杭州艾灵芳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中国清明网版权所有  浙ICP备14028759号 主管单位:中国殡葬协会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05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