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设为首页 收藏
注册 登录
小喇叭 最新公告
爸爸妈妈在天堂安息,儿孙后代永远感恩你们。
纪念悼文

大哥感言

发布者:好人老齐  阅读(44)  │  评论(0)

三弟,看了父亲的两封信,也是老泪纵横,辗转反侧,彻夜未眠。除了六零年后的饥饿、苦难,还有短暂的学龄前的幸福和温暖。越是困苦的时候,越是想念儿时的幸福。我们就像那刚出壳的小鸡,在父母的羽翼下无忧无虑,幸福快乐……

齐彦彬:

父爱如山

人老了,当下的事记不住,老早以前的事却忘不掉。我和二弟相差一岁,他比我壮实,个头 差不了多少,一般般高,外人都说我两是“对双双儿”。那年我们两玩的没意思了,正巧小板凳儿上来了一个卖泥人的,那些泥人都是戏台上的人物,有张飞、关公、孙悟空啥的,颜色鲜亮,唯妙唯俏,尤其是背面有一个小窟窿眼,一吹就唔唔的响,非常好玩。我们哥俩馋的走不动了。跟了人家老半天,买了的人都走了,就剩我们两个说什么都不愿意走。二弟拽着我说:“哥,我想要一个”,我又何尝不想要呢?但是我们没有钱呀。虽然小泥人才毛儿八七的,可我两一分钱都没有呀。二弟问:“用黒枣换不?”眼看着太阳就落山了,看起来卖泥人的也饿了,看了看我们两:“你们家有吗?有就快拿去吧,换给你们”。我两飞快的跑回家去,正巧父母都不在家,上到房上每人装了一口袋,兴冲冲跑到小板凳儿上,赶紧给人家往外掏,唯恐人家不换给我们。卖泥人的非常高兴,一边往嘴里塞,一边往自己口袋里装。我说给我们唄?他一边吐着枣核一边说“给给,你们挑吧,一人一个。”二弟挑了一个孙悟空,我挑了一个关公,吹了吹,也挺响,就一边吹一边跑回家中。

母亲已经回来了 正在做饭,看见我两拿着小泥人,就问谁给我们的?我说我们俩拿黑枣换的。当时不觉得不对,还觉得自己挺有本事。母亲放下烧火棍就上了房,下来后就变了脸色,拿了扫炕的髫著就在我**上来了几下子,一边打一边瞪着眼说“叫你不学好,叫你不学好。” 

本想给父母翩示翩示自己长大了,能换小泥人了,。不成想挨了一顿臭揍,那个憋屈劲儿就甭提了,晚饭自然也就没有吃,爬在炕沿上哭,但是不敢哭出声来。一会儿爸爸回来了,他问我为什么不吃饭,我哇的一声就哭了。爸爸得知情况后,扒开我的裤子,一边给我揉**,一边用嘴吹,还说“没事,一会就不疼了”。

那天,父亲也没有吃晚饭,见我不哭了,他背起我来说“走啊,爸爸带你去看电影。”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知道了电影这个词儿。出了家门,在永德爷他们家的小窗户珂台儿里,爸爸给我买了一大把冰糖,我趴在爸爸的背上,爸爸侧过身子把一块冰糖塞进我的嘴里……那是我第一次吃冰糖,也是我这辈子感觉最甜蜜最幸福的时候。以后我吃过无数次的糖,但永远也没有了那一次的感觉,是那么甜、那么幸福……

那次电影是在坛山村演的。坛山离我们村说是五里,实际上有六、七里路,那时候还没有大道,都是羊肠小路,连手电都没有,很难走。其实再怎么难走我也感觉不出来,因为我伏在父亲的脊背上,暖暖的好舒服……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当我醒来时,电影已经开演了,演的什么我当时根本就不知道。但是有几个镜头却记住了,一是噼噼啪啪像过年放小鞭一样火星四溅,一群当兵的躺在地上,二是一个跨洋刀的日本军官用小钳子夹一个老太太的手指头,三是一个包手巾蒯篮子的妇女跑进一座小庙里,用脚一踩,神像竟然挪开了,下面是一个地洞……后来我问爸爸,他说叫冲破黎明前的黑暗……

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当我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母亲给我穿衣服时,也是先看我的**,“还疼吗”?我说不疼了,母亲说:“傻小子,你怎么就不知道躲?以后见我生气了你就跑,等你再回来时,我的气也就消了,你还能挨打吗?”这是我第一次挨打,也是最后一次挨打,因为我记住了母亲的话,只要一看见母亲要发火了,我撒腿就跑……后来我才体会到,挨打也是一种幸福。二弟就比我幸福多了,见母亲生气了他不知道跑,所以挨打的次数比我多……


齐彦彬:

父亲去世前,走路都十分困难了。我说我背你吧,我都蹲下身子了,父亲就是不让背,直到小中去了,他才顺从地趴到小中的背上。我以为他还在为电脑的事生我的气。直到小中把他背起来,他才说:你也是六七十岁的人了,小中年轻,再说也背貫了……天呐,我的老爸爸,都这时候了,你想的、关心的依然是我……


还可以输入200字
杭州艾灵芳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中国清明网版权所有  浙ICP备14028759号 主管单位:中国殡葬协会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0557号